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励志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 > 励志

(大赛4)雾都孤儿

时间:2015-3-8 13:01:58  作者:火军王  来源:篇海原创文学网  阅读:820198  评论:0

(大赛4)雾都孤儿

    繁华的都市,暮色的颜色遮盖了悲伤者的心情,望着路灯下匆匆忙忙的陌生人,手掌心的记忆却已渐行渐远的湮灭,安东尼魂不守舍的看着人工星空,嘴角却迟迟没有月牙儿那样的弯曲美丽,他发呆的看着远方,眼球里写满了那些曾经被自己遗弃的梦想,他觉得那些梦想都会责怪他的软弱,就连身体的细胞都开始对他有所排挤。泰戈尔说:"沉默是一种美德;但在喜欢的人面前沉默便是懦弱。",安东尼拍了拍那副如同鲜花枯萎似的脸,一副惆怅的表情显得比窦娥还冤。

 

    他是懦弱的底层人物,面对现实的残酷从来都是懦弱的打起退堂鼓,没有一次当面迎战,他成了人们口中长长念叨的,见风就躲,见雨就藏的那个孩子,每当他拥有一个梦想就会被灭灯,他没有主动站出来维修,而是更多的时间浪费在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生总是那样,错过了以往美好的年纪还可以去珍惜现在,但错过了美妙的风景却会变成心中的遗憾,再也找不回一模一样的年华岁月,这些遗憾就和千斤重的铁块似得压得他喘不过气,让心成了负担被自己扔到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当黎明的第一缕曙光照进了窗户,它乖巧的扑到人的身体上,安东尼却并没有任何的心情,全都是雾蒙蒙的世界,那条他在行走的小路上一片黑暗,他捂着耳朵不停地摇着头,脑海里全都是“孩子,你怎么这么不听话。”他害怕的想哭却又考虑到自己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屈服,一个个他整理过好久的梦想都被父母的一句话给抹灭了,他不懂父母为什么总是觉得自己无能为力,或许更多的是并不清楚自己的心声。
    
    眼看着青春都将离去。

    每做一个梦,父母都把自己当成小孩子一样,全身心的考虑到所有,像是精心包装的明星。“放弃吧!那并不是我们想要的。”每次父母的一句话都让他痛不欲生,和刺刀划破了几道伤口一样,鲜血溢出让他不成样子,忍着伤口的痛疼却捂着那道口子,他害怕黑暗里恶鬼偷走他那颗心。

    为什么总有人不懂,那句“哪里跌倒就在那里爬起来”成了一句耳旁风,对他没有了任何的效应,风景璀璨他却看不清,梦想就这样遥不可及了。

    安东尼毕业后就像是笼中鸟失去了自由,他望着外面的一切根本与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,在他眼里他只不过是父母生命中的生产者,他学不会自私不会任意安排自己的世界,他不停的折腾着笼子的小空间,终究一天食物没有了,水也蒸发完了,他成了废寝忘食的拾荒者,等待别人一次次的给他的施舍。但有一天他昏倒过去,从黄泉路闲逛了一圈儿又逃了回来,这一次他看到的全都是雾色弥漫的世界,没有任何的特别,黑白调分明的摆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“喝口凉茶消遣会儿不行吗?你这样天天愁眉苦脸的自己不累,我们看的人都累,给我的心酸你还会报销吗?”荷西走到安东尼的跟前不停的拍着他的背部,声音像是皮鼓一样发出“咚咚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拍几下我有什么好处吗?”安东尼抬起了沉默很久的头,那“千斤重”的头抬起来的时候还闪出了几丝不懈的神情。荷西手中的水果刀如同绣花针一样,果皮在荷西的手中像朵漂亮的荷花,他听到安东尼愤怒的语言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颗老树倒下了,昨日的闪电劈倒了它,就那样结束了生命力。”荷西严肃的看着安东尼的眼睛,果皮也悄悄的断了。

    此时,安东尼的眼球里映出了昔日里老树的繁荣状态,从前窗外的老树枝繁叶茂,父母带他到城里住的时候,老树已经屹立在那里饱经风霜及岁月的摧残,谁都说不清到底有多少时间,那时他还光着屁股,怀着一颗天真无邪的心掏鸟窝,虽然有时候总会出现差错将鸟巢扣在头上,但他总是玩的不亦乐乎,那颗老树伴随了他许久的岁月,都是用感情打牢的根基,都是感情浇灌滋养的叶脉。

    老树倒了,一段心事也终在岁月中落下了幕布。

    老树倒了,一切都变成了虚假的幻影。

    老树倒了,一切走过的梦想也就毁灭了。

    老树倒了,毁灭了几代人的记忆印象。

    老树倒了,臧掉了老前辈们的心酸艰苦。

    那天,安东尼变了一个人,他疯了,他无声无息的,他没有半点蛛丝马迹的回到了生他养他的那片土地,他在躲避着他害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看到老人们苍老的脸上笑的露出了褶子,那么深,如同刺刀刻过一样,岁月的残酷在他们的脸上格外分明,奶奶看到他把菜篮子扔到了菜地里,爷爷听说他回来了,锄头往那黑黑的泥土上一扔飞奔的向着家的方向跑去,家里的那只大黑狗也快如列车的直冲家门口,爷爷却在半路上不慎崴了脚,但他却咬着牙坚持要见到这个从城市回到农村的不孝孙子。

    几天后,安东尼的爸妈也闻讯赶来,这他郁闷了很久,心里藏着一颗深水炸弹,随时都可能炸开花。

    安东尼在湖面徘徊着,袖口卷到了胳膊一半处,蓝色的小短裤与周围的绿色成了一种“对抗”,他将自己装扮成赤脚大仙的形象,走在沙滩上望着湖面的水波荡漾,在阳光的作用下银光闪闪,闪的两眼无法直视,浅水处清澈的溪流中还有几只半透明的虾,它们一动不动享受着平淡的私生活。

    “安东尼,你个没心没肺的孩子,你有什么事情我们怎么办!”不远处响起了一阵阵的喊叫声,声音回荡在山谷里久久不离开耳朵。

    安东尼惊慌失措的环绕了几下四周,像是即将要被人刺杀的情景,他悄悄的弯下了身子蹲在了芦苇旁,身旁的小野鸭不停地唧唧的呼唤“妈妈”。他摸了摸小野鸭的绒毛,那么柔滑,只是身体的颜色却暗淡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那个身体微胖,围着围巾的女人还在喊叫着,这小空间下也只有安东尼清楚这个“不善之客”到底是谁?

    他还躲在芦苇中偷偷的瞅着这个妇女,生怕发现他后,将他生吞似的。

    妇女解开了围在头上的红围巾,瞬间一席黑白交替的长发出现在绿色的世界下,将那特殊的颜色对比的格外鲜明,但在安东尼的眼中却始终看不到,妇女不停地冲着湖面大喊,丝毫没有要停歇的意思,声音撕心裂肺的蔓延着山区的每一个角落,想必“山神爷爷”也会心疼的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妇女哭了,她慢慢的蹲下了身子哭了,她目光直视着湖面哭了,她哭得比婴儿的哭闹声音还要让人揪心,她不停地扇着自己的耳光,像是自己的灵魂和肉体犯过什么深仇大恨,她不停地折磨着本已就消瘦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安东尼,妈妈错了,不该阻挡你一切,但是咱山沟里都是这样一辈一辈靠双手耕种挺过去的,你想要做个出头鸟独飞,不是我不肯,而是怕别人说我们混日子,我知道你有梦想,但农村人思想落后,见识的市面少,对于你的任何特殊想法,只能去以异类的眼神看你,甚至骂的狗血喷头,说什么的都有,安东尼,你知道我的心意吗?”妇女的眼泪滴在了沙土上,很快渗入了地面与沙土合二为一,湖面上除了几只水鸟在嬉闹着,一切都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安东尼躺在了芦苇层中,在他眼中,他的世界根本没有任何的颜色,对于这世界的美丽像是和他没有半点关系,他记得为了走出这个山区,他不停地努力就是为了当初的梦想,可是父母屡次听取了别人的“一派胡言”,每次都做几次心理疏导工作为他排忧解难,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,一辈子都是靠辛苦工作为生,他们就这样咬着牙挺过了好多年,每次安东尼破灭了梦想,他都会奋不顾身硬着肩膀问父母,他们有过梦想吗?妈妈从来没有回复过他半点关于梦想的话,而爸爸却每次都折断杨树枝抽打他,直到满身出现几条鲜红的伤痕才会罢休,他透出的凶残,怒火的眼神正是安东尼最害怕的一种事情。

    妇女哭着走了,地面上留下了妇女忏悔的泪迹,长长的拖出了几米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安东尼无动于衷的躺在了芦苇中,老野鸭带着丰盛的猎物归巢了,小野鸭们见到妈妈不停地张开口索要食物,但野鸭妈妈却不知如何喂食,太多的孩子它根本不知道要向着谁。老野鸭口中的食物滞留在空中快要风干,那条小鱼儿绝望的闭上了眼睛,面对亲情它也不敢再去直视一切,因为它没有体验到那种温暖,从出生就开始了随波逐流。

    老野鸭犹豫了半天,最后获胜的还是那只长相肥壮的小野鸭,小鸭鸭得到食物后狼吞虎咽,肚子渐渐的又大了起来,原本就充满了活力,那些没有吃过食物的小野鸭忍着它的同类欺辱被挤到了一旁,老野鸭看着也心疼,它不停地用头拨弄着出窝的小野鸭。

    安东尼看着看着就睡了。

    原本刚刚在吃着丰盛巨餐的安东尼被耳旁几十个人的喊叫声吵醒了,他舔了舔嘴,天空黑压压的也只有那几颗零散的孤星,周围的花光照亮了芦苇荡,但在安东尼的眼中只有黑白颜色。

    一个壮汉找到了他,揪着安东尼的耳朵就是一阵骂,“小兔崽子,你爸爸找你都找的漫山遍野了,就差翻了村子了,你小子不好好的待在城市里,偏偏回来过个苦日子。”眼前的壮汉是安东尼的二叔,安东尼不停地拨动二叔那只有力的大手,却始终摆脱不了。

    安东尼的爸爸把火把一扔,整个芦苇荡出现了几点火星,大野鸭惊吓的开始乱飞,可是小野鸭只能在窝里乱叫,安东尼使劲的去挣脱二叔的手,二叔也立即反击拽着不放。

    安东尼的爸爸走到了安东尼的面前,啪!的一声,安东尼的眼前都是星星点点的,他瞪大了眼球狠狠的看着眼前凶猛的爸爸,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大火蔓延了芦苇荡,小野鸭叫声减弱了,这四周随着火苗的熄灭也逐渐安静了下来,而那窝鸭子是剩下了那只比较壮实的小野鸭,它真正朦胧的看着这周围所发生的种种。

    安东尼静静的坐在湖面上,他在看着日出时美丽的场景,虽然他也分不清到底是那种色彩了。

    淡红的晨阳升起,在安东尼的眼中只剩映出了圆圆的大饼,他很饿,很想吃,却得不到。

    “小野鸭对不起,都怪我无知的任性害了你们。”安东尼在沙滩上挖出了一个泥坑,里面堆满了小野鸭的尸体,随着安东尼手中的沙土流下去,这一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,也唯有芦苇荡那一片焦黑的植物在证明了昨晚的惨案,但谁会知道昨晚的故事呢?

    安东尼他走了,他不辞而别的离开了这片土地,他登上了开往下个城市的列车,他知道那个世界有很多像他一样属于“雾都”里的孩子,不别人理解的孩子,和他一样孤独的享受着人生。

    他不该妥协放弃。

    那个别人所说的世界,他始终描绘不出那片美好的蓝天,他只想固执的生活在属于自己的世界,即使是单纯的黑白空间,他不想看到太多华丽取众的表面,他想要得到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,他在适应着社会一步步长大,他逃脱了父母身躯下的保护,守护了自己的一片天,渐渐的他懂得:雾都孤儿并不是最孤独的人,因为还有成千上万的人在迈着相同的步伐,走着不同的路线,都在捍卫着曾经的誓言,心意无限大,不能强求被人理解,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主角,不要太浮夸,否则真的将变得无地自容。


标签:安东尼 陌生人 泰戈尔 月牙儿 雾都孤儿梦想 青春 

篇海PianHai.Com

相关评论

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、故事、散文、美文、杂文、论文、诗歌、笑话、书评、诗词 、日记、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一流创作阅读基地

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,集聚了高人气原创文章爱好者群体,是全国最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之一

请所有作者发布文学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文学、反人类反社会文章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
篇海所收录文学作品、留言话题、内容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
Copyright ◎ 2012 - 2015 Www.PianHai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